丑陋的厦大教授维权
2017-07-07 09:43:19
  • 0
  • 1
  • 179

作者:王效琦

  从厦大教授们的维权书里,我们看到今天的知识分子,真的缺少一种精气神,中国古代士大夫的那种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的精神担当,“富贵不能淫,威武不能屈”的骨气血性,“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”的人品性格……还有吗?没有了,有的只是权力的傲慢哪里学来的知识的傲慢。

  厦大教授维权,本来是让人同情的事情,以市场价格买的“人才房”到最后发现竟然是没有产权不能过户的保障房。于是走上街头,结果招来“拳头和棍棒”。可是这些书呆子的“维权书”,一开头就把他们和普通民众区别开来。你听听他们说的是什么:“我们不是刁民,从来只听说对付刁民的办法就是拳头加棍棒,没想到如今拳头+恶语落到了我们自己头上。”不这么说,人们可能对他们还有一点同情,这么一说,恐怕多数人对这些人的同情就荡然无存,有的只是一种鄙视了。

  这个话让人一听就不舒服,你们和“刁民”的区别不过就是多读了几本书,在权力面前,也就是个“字匠”“臭老九”“下九流”而已,给你一顶“人才”的帽子戴,还真以为自己就属于权力者的“自己人”了。

  也许是因为我自己属于半吊子读书人的缘故,对读书人心中根深蒂固的“知识的傲慢”是了如指掌的,在这些高学历高职称的“知识分子”眼里,普通民众,也就是个刁民,用拳头棍棒对待他们是应该的,有一天突然发现,拳头棍棒落到了自己头上,于是猪一般地叫喊“我们不是刁民”……

  可悲啊教授、博士、工程师、学者、新世纪人才、长江学者、优秀人才、双百人才.....你们以为你们头顶戴上这么一顶顶的帽子你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了?就和刁民不在一起了?……在权力面前,你那算什么东东!我来告诉你,切不可自以为高人一等,属于权力庇护的“高贵的人”,普通人就都是刁民,应该受到拳头棍棒的对待,自己就可以拥有特权。如果你有这个心态,说明你们对这个社会的认识还很肤浅,哪里有什么真学问大智慧可言。

  你们知道“臭老九”是怎么来的吗?在大元帝国,统治者自己不需要知识,甚至不需要识字,一切都有奴隶来为他们服务。在大元帝国,等级森严,其社会等级的排序是:“元制,一官,二吏,三僧,四道,五医,六工,七匠,八娼,九儒,十丐”。(赵翼《陔余丛考》)榭枋得在其《叠山集》中则排序为:“大元制典,人有十等,一官,二吏……八娼,九儒,十丐;介乎娼之下,丐之上者,今之儒也”。看到了吧?文革时期臭老九的说法就是来自大元帝国。

  因此,自以为高高在上的“人才”们,不要误以为拳头棍棒是“大水冲了龙王庙”,是对付“刁民”的方式。只要你对权力恭顺,给你个高帽子戴也无妨,一旦表现不恭,你们也就属于刁民的范畴,不用拳头棍棒用什么?

  从厦大教授们的维权书里,我们看到今天的知识分子,真的缺少一种精气神,中国古代士大夫的那种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的精神担当,“富贵不能淫,威武不能屈”的骨气血性,“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”的人品性格……还有吗?没有了,有的只是权力的傲慢哪里学来的知识的傲慢。

  今天的社会,与这些没有了精气神的“知识分子”的精神败坏有着直接的关系,他们只知道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,用无用甚至有害的假知识,制造无数的脑残,搞得教育文化界乌烟瘴气。而对中国社会的深重危机社会灾难和民生之艰难视而不见,漠不关心,却斤斤计较于自己的一个旧房子,捞不到什么便宜就来上街游行,气度之小和“刁民”有什么区别?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